一文读懂“新物流”

2018-09-10 09:03

现阶段,“智慧”这个术语在物流领域出现的频率较高,而且在供应链管理文献中也很常见。比较而言,“新物流”的提法较新,而且尚未形成一个明确而统一的定义。

“智慧地球”概念一出,便引来纷纷效仿,“智慧医疗”“智慧电网”“智慧城市”“智慧校园”“智慧企业”,以及“智慧物流”等概念层出不穷。

在实践方面,国内外“智慧物流”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信息化建设,即信息技术在物流领域的应用。由于发达国家信息化水平较高,各种先进的信息技术在物流业的应用较为广泛。而我国智慧物流的发展主要体现在通过采购、运输、仓储、配送等各物流环节的信息化运作,实现供应链上游到下游的全流程信息共享;通过各种传感器、RFID技术、GPS系统和自动化物流设备等,实现物流的自动化、可视化与智能化。

“新物流”既不是某一特定阶段的发展形态,更不是某种至高无上的终极形式,而是动态变化发展、类型层次丰富、富有创新活力、集约资源利用的物流集合。

通过对国内外相关研究的系统性梳理,我们发现“新物流”系统主要包含以下几个重要组成部分和关键维度,即自动物流(autonomous logistics)、产品智能(product intelligence)、智能交通系统(intelligent transportation systems)和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以及自组织物流(self-organising logistics)。

不难发现,“新物流”本质是基于原有要素的不断升级和充分重构,前提是供应链的数字化,基础是流通设施及物流网络建设的日益完善,支撑是物联网、云计算、移动支付等新技术的发展应用,关键是网络伙伴之间的共享与协同。

新物流的主要特征

(一)动态性

“新物流”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不断变化发展着的创新业态。当然,这种说法没有否认其阶段性呈现的特定模式和相应特征。究其本质,动态性主要体现和根源于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智慧”的变化发展。由于科学技术、信息技术、网络技术与大数据为代表的新技术的快速发展,推动“智慧”内涵的不断丰富,促进“智慧”水平的持续提高。

其二,“物流”的变化发展。由于供应链协同与物流整合趋势的加强,以及共享物流及信息平台等进一步发展,促进物流业的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两者交互,自然而然形成了更具动态性的形态。

(二)系统性

当前阶段,“新物流”发展最常见的形式为信息技术在物流业的应用,因此很多人对其认识还主要局限于技术层面。不可否认,物流的发展确实依赖于技术的进步和应用以获得“智慧”,然而这却并非唯一途径。

(三)普适性

物流涵盖的领域非常广泛,而且产业本身就包括众多的行业,然而目前各行业的发展可以说是良莠不齐。“新物流”往往会最早兴起于那些已经获得领先优势的行业,进而发挥示范和带动作用,最终形成一种普适的“新物流”。

(四)渐进性

将我国物流全方位升级为“新物流”,是一个较为理想化的战略前景和远期规划。这需要物流界通力合作的长期建设,并按部就班地实现细分阶段的目标任务,没有一蹴而就的法子,更没有一劳永逸的手段。

“新物流”的逻辑架构

(一)技术层

数据感知是“新物流”技术层的基础,尤其是对关键数据的获取,包括人(消费者)、货(物流)、场(地理)等方面,据此将物品信息进行数字化处理,采用卫星定位和RFID等技术获取车辆及其物流配送过程的实时数据和动态信息,以及货物位置、状态等配送环节的信息;智慧流通基础设施建设是“新物流”技术层的支撑,包括物流基地、分拨中心、公共配送中心、末端配送网点等建设,同时流通基础设施信息化改造力度的加大,为“新物流”的实现和发展提供了有效保障;物联网、物流云与自动化是“新物流”技术层的核心,新技术的运用以及仓储、配送和客服等环节自动化的实现,有助于物流领域生产/销售/流通的自动化及管理。

(二)决策层

通过技术层获取和传导的数据,要将其连接起来并进一步打通,这就需要有基本的算法模型(人工智能)、基本的基础协议和标准(标准规则),以及基本的行业判断、竞争策略和发展定位(综合平台)。

决策中台的构建,数据挖掘和信息处理等技术在物流管理和配送系统的应用,对客户需求、商品库存、物流数据等信息/数据的分析。一方面,能够计算并决策最佳仓储位置及配送路径;另一方面,能够实现物流存储和配送决策的智能化。此外,决策层的作用还在于对货物进行定位和追踪管理,并实时地将物流运行状态信息反馈给客户与管理者,从而可以追溯物品产地等生产及流通信息。

(三)应用层

“新物流”由概念走向实践,需要政府、产业界和研究机构等多方主体共同推动。现阶段的应用或趋势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多式联运,例如入选交通运输部办公厅与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第一批多式联运示范工程项目名单》的驮背运输(公铁联运)、集装箱海铁公多式联运、集装箱公铁水联运、集装箱铁水联运、公铁海河多式联运、公铁联运冷链物流通道与国际班列公铁联运等;

二是车货匹配,例如用户通过“货拉拉”APP可以一键呼叫到在平台注册的附近货车,完成同城即时货运,享受高效、专业、优质的服务;

三是末端共享,例如在快递物流业内出现的第三方代收平台共享、智能快递柜共享与共同配送等模式;

四是智能仓储,例如苏宁采用“业务+仓储+技术”三位一体化的零售仓储体系管控模式,围绕零售场景的多元化构建多种仓储形式(DC、FC、RDC、门店仓与微仓等),以满足电商、零售商和品牌商等多类型的业务需求;

五是无车承运,例如传化易货嘀科技有限公司定位于提供城市物流整体解决方案的无车承运人平台,货主和司机双方通过该平台能够实现同城货物运输信息交易及运输、集约配送、结算支付以及保险经纪等服务。

一直以来,物流成本对企业经营和交通运输环境都有着巨大的经济影响,而新商机、新技术与“新零售”业态的出现将会迅速改变传统运输和物流方式。然而,我国部分物流企业仍然缺少必要的物流管理信息系统,物流信息技术和物流设备较为落后,物流业整体运营效率不高,而且与客户的合作也不够深入。这就迫切需要通过智慧升级,提升物流业发展水平与核心竞争力。这也体现了“新物流”的核心要义:

一是基于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深度应用,以提升物流企业的信息化水平;二是与传统物流的机械化、自动化、标准化相结合,以提升物流及配送的智慧化水平;三是以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为基础,并充分调动资源潜力,进而打造透明、柔性、协同、即时反应的综合物流企业;四是以有效地支持零售等商业创新为目标,以实现物流的高效、绿色、安全运行。